网站广告:

专业私家侦探调查公司小三劝退婚外情调查公司
相关服务: 婚姻调查 商业调查 债务清欠 寻人查址 知识产权维护 个人行踪调查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 > 私家侦探调查
报了月子仇,却失了丈夫和儿女的心
作者:侦探 日期:2021-04-22 浏览:
 

  每次看到父母状告儿女的新闻,我老妈都会说:“何必呢!赢了官司,输了亲情,孩子是好是孬,不都是自己教养出来的吗?”

  我说:“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,有的子女不孝顺,不拿钱给老人看病吃药,老人只能到法院去起诉,申请强制执行。”

  我老妈说:“小时候让你背的《朱子家训》还记得不?居家戒争讼,讼则终凶,父母子女之间打官司,哪有赢家?子女不愿赡养老人,问题多半出在老人身上。凡事有因果,我给你讲讲临村吴大姑的事,你就知道啥叫现世报!”

  66岁的吴大姑,已经到了儿孙满堂的年纪,本可以安享晚年,她却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。

  前不久,她还上村委会去闹了几次,扬言村里不给她撑腰,就去法院起诉丈夫,还要状告两个儿子。

  吴大姑与丈夫结婚45年,二人养育了两子两女,子女们已经成家立业,且都离得不远。为什么吴大姑的丈夫不和她一起生活?子女也不把她接过去照料?

  事情得从一碗鸡蛋说起,42年前,吴大姑第一次坐月子,由于生下的是女儿,重男轻女的婆婆很失望,不光黑着脸揶揄她,还在吃喝上克扣她。吴大姑的娘家送过来100枚鸡蛋,放在她的房间里,婆婆从她眼皮底下拿了10枚去厨房,做熟了端给她时碗里却只有6枚。连着两天都是如此,吴大姑不高兴了,鸡蛋是她爹妈给她补身体的!

  她问婆婆:“怎么少了4个鸡蛋?家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坐月子吗?”婆婆被质问得很恼火,“你天天躺在床上,少吃4个鸡蛋咋了?这几天地里抢收,都是重活,煮给你公公吃了。”

  吴大姑很委屈,和婆婆针尖对麦芒地吵起来了,“今天煮给公公吃,明天煮给儿子吃,后天家里来亲戚,是不是还要拿去招待客人?”

  那时候的流行话是“多年的媳妇熬成婆”,儿媳受虐待的比比皆是,每个婆婆都习惯于抬高儿子,打压儿媳。

  吴大姑不仅被婆婆用言语教训了,拉扯中还挨了一记耳光,并且,等公公和丈夫收工回来,婆婆立即恶人先告状,说吴大姑在家找茬、挑刺、闹幺蛾子。公公和丈夫被婆婆带了节奏,都对她心生不满。

  吴大姑就是在那个孤立无援的月子里,和婆婆结了仇。后面的三次月子,她干脆没要婆婆伺候,自己就糊弄过来了。婆婆乐得清静,也不主动帮忙。

  虽然那时婆媳关系紧张,已经分家分灶了,但是还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公公婆婆每次买鱼买肉,都会招呼孙子孙女过去一起吃,他们对四个孩子还是很疼爱的。

  吴大姑对婆婆的怨恨,丈夫和儿女都知道,他们总劝她放下旧事,别和老太太计较,老太太不是成心要虐待她,那时候太穷了,缺吃缺喝才克扣她的。后来日子过好了,老太太并没有亏待大家。

  生活条件提高了之后,老太太确实变得挺好,养的鸡和鸡下的蛋,再也没有拿去卖钱,几乎都进了四个孙儿孙女的肚子。

  你们没挨过她的耳光,当然觉得她好,我是月子里被掴了脸的人,这辈子不可能原谅她。

  吴大姑放不下月子仇,丈夫和子女也拿她没办法。

  吴大姑的公公过世之后,婆婆想投靠唯一的儿子,吴大姑死活不同意,说老东西要是敢踏进她的家门,她就敢拿大扫把打出去。

  老太太一个人独居了七八年,这几年间,吴大姑的儿子女儿都陆续成家了,每次家里办喜事,孩子们都劝吴大姑接奶奶过来,哪怕小住几天也行,每次都被吴大姑一票否决。

  婆婆病了,吴大姑不仅自己不管,还不允许儿子女儿去探望,丈夫接触频繁了她也要吵闹。儿媳有时会顶着压力给奶奶送点老人爱吃的,她看见一次,就到婆婆的家门口骂一次,张嘴不是“老寡妇”,就是“老不死的”。婆婆老得没有还嘴之力,在吴大姑的肆意谩骂下,度过了她人生最后的时光。

  依着吴大姑的意思,婆婆的骨灰应该用鞋盒装回来,随便找个地方刨坑埋了就完事。

  这次率先反对她的不是吴大姑的丈夫,而是她的孩子们,大儿子说:“奶奶一辈子勤俭朴素,爱家爱孩子,就那么点错处,被你揪了几十年,人都化成灰了,你还不放过!都是一家人,你至于吗?”

  二儿子更直接,“你不怕儿媳妇将来也这么对你?成天念叨你的月子仇!我媳妇坐月子你一天都没伺候,她是不是也该记恨你!”

  两个女儿也劝吴大姑:奶奶不是坏人,只不过那时候家里穷,她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又严重,自然想把好吃的留给爸爸和爷爷,后来她的思想跟着时代进步了,对我们也很慈爱。自从爷爷没了,你就没管过奶奶,还拦着不让我们管,奶奶78岁还在自食其力!不管你有什么仇,也该报完了!

  丈夫态度强硬,一定要按照本地风俗,体体面面地办丧事,子女也都向着他。吴大姑很生气,她当年活该受那些委屈吗?为什么没人理解一下她?

  为了避开婆婆的葬礼,吴大姑私自跑到省城去打工,她的行为,引来了很多闲话,村里人都说她太过分了,死者为大的道理都不懂。

  吴大姑在省城干了半年保姆,回来过年的时候,发现家里已经没有她的位置,她的衣物都搬到婆婆生前居住的老房子里去了,丈夫要与她离婚,儿子儿媳也不愿意搭理她,连一手带大的两个孙子都躲着她。

  苏州市私家侦探吴大姑很崩溃,她又没出去干什么丢人的事,怎么都翻脸不认她了呢?任凭吴大姑如何吵闹,情况一点儿都没改善。大儿子让她安心住在奶奶的房子里,好好体会一下奶奶的晚年生活。

  现在的吴大姑,也没心思打工,一个人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。